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狡兔三窟

世间无大事,宇宙有微词

 
 
 

日志

 
 
关于我

心理与年龄正比,心灵与面貌一致,处世淡漠,秉性率直。城市气质,农村习惯。生来的严谨既厚道,玩世且刁钻。大海是我的最爱......

上有天堂下苏杭  

2012-06-29 21:0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有天堂下苏杭 - cyz5118 - 狡兔三窟

二零一二年又是一个值得回味的年份,端午期间,汽车拉力式七天游历两省一直辖市,“打一枪换一个地

方”相继住进上海金辰,杭州金溪,江苏溧阳涵田,太湖畔江苏省海关总署,游览了天堂美景,尝遍江南

驰名特色小吃.....总结感受,只用一个字——美。

说不好哪里最美,仅拿酒店说,金辰在闹区,金溪是景区小岛湖上,涵田是集休闲、疗养、观光、娱乐为

一体的半岛高消费场所,“苏州海关”是海关总署培训基地度假村,足不出户,都是风景。此生并非追求

奢华,不过沾孩子的光,小住玩玩而已。天堂的日子,福小命薄的住不惯,福大命大,罗锅子上山的住不

起。

苏州园林,西湖美景,相信每一个中国人都从书本上知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但只有亲临其境,才能

深刻体会。游记即将完稿的今天,博文背景音乐令反串小生向群再一次替唐伯虎唱:“妙哉,真妙哉,却

不道喜讯从天外来”,接后还有:.........

接二片三地是拾写游记,正好写到苏州虎丘,这里的确有一段三笑姻缘,是虎丘云岩寺秋香第一笑过的

地方。

我是个执拗各色的女人,政治之道没有,命里做过的,作戏捧场,就连这玩的事情,无不体现寡人我的休

闲。我只喜欢真山真水,然苏州的园林除外,尽管是人造景观,但皆是天之杰作。“盘门”乃伍子胥等将

领打打杀杀的古迹,也尽管这属于二次光临,为了照顾女儿,我的兴趣未减。只是这虎丘,一个被火烧了

数次的斜塔,真不知有什么看头。导游的那一套悼词,我听明白,虎丘塔,位于苏州城西北郊,距市中心

公里。相传,春秋时吴王夫差就葬其父阖闾于此,葬后三日,便有白虎踞于其上,故名虎丘山,简称虎

丘。

我看见人们争抢站在虎丘塔前的石台上留影,恐是怕虎丘塔不日倒塌遗憾,世比萨第一斜塔难为,这虎

丘塔之斜性已列入世界斜塔第二。我的闺女可是个心计之人,小小虎丘竟给她看出了花。她抢过导游小姐

的话题,先找知音客,对我说:妈,你还记得三笑词吗?说的就是这!我给您唱唱。她摆了几个姿势

与宝塔合拍,之后,一路上尽是她的唱——“好一个西泠,好一个庭,参拜那个灵隐,转回苏城,到虎

丘,拜一拜呀云呀云眼神,再转东亭。”

好听的江南小曲,好清晰的旅游路线,和我们江南七日游如出一辙,路径相同,起止相反。我们是第一站

在上海,先苏州后杭州,原云岩寺就在眼前,虎丘、灵隐全到啦。

为此,让小丫头勾起我的情致,我要单给虎丘塔起一篇文字,忽略典故只写风流。不临其境怎有其情,故

厚此薄彼一番言语借景而生,皆因我也喜欢看秋香,喜唐伯虎,喜欢所有打动人心的古今漫故事。正

为此,我还刻意登录查寻过虚不符的“三笑姻缘史”,秋香虽不虚构,确其人,与唐伯虎同处一个朝

代,但他们素昧平生,互不相识,况秋香虎早生人二十年,即使是绝代佳人,不般配。

虚构的情节虚构下去好了,不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破坏了原有美好的幻觉,让唐伯虎的在天之灵享有他应

有虚拟的才子佳人之眷顾,我总为伯虎惋惜,空怀奇才而不遇,更有,老天一股脑降予他的人生不幸,后

人怜惜之心为江南第一才子假了诸多美好,正像这《三笑》江南小调《吴江歌》,轻悠上口、欢悦;正

如反串小生恰如其分地演绎,江南给我象,苏州才子,杭州佳人;苏杭二州就像一对伉俪。像百看不

厌陈思思主演的喜剧“三笑”,这里有史上最美的秋香,更哉啊妙哉,“风倜傥唐伯虎,潇洒飘逸

美向群”——世上最酷的才子。

原本爱看笑话凑热闹的痞性,却情有独钟偏爱江南第一才子唐伯虎,不是因传说中的俊朗,追逐儿女情的

风流,是一种感觉。老人们传说他卖身为奴点秋香也好,隐逸嚣奢娶了九个老婆也罢,但我只看好他的

诗画,即便生活小节有染,不影响我对雅士风流的那份执着,那份崇爱。

2009年之前我写过不止一篇唐伯虎的故事,为切确描述,我翻肠倒肚,翻箱倒柜寻找爱人一本发黄的老黄

历宝卷,他翻腾自己的格言名句积累,我苦苦寻找风流才子的现代诗篇。

找到了,那是唐寅的最后诗,是记载唐寅一生坎坷。

诗人25岁失去所有亲人经历了人生最黑暗的一年;29岁恰恰在唐寅人

生的巅峰时刻,命运的阴影又悄然袭侵而至;36岁那年不慎续娶了不贤之妻沈九娘,人生所有不幸,都占

了。诗既是辞世前的辛酸总结,也是他一生背负了“风流才子”之名,被世人误为风流才子善“风月”风

雅之叹息,这最后诗,虽以平民普通易懂的近似白话《七绝》来写,但这诗中潇洒,方显江南才子一代风

流。

【唐寅最后诗】

                          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在地府又何妨,

                          阳间地府一个样,只当飘海在异乡。

时值混惑之年的唐寅,尽管生在天堂长在姑苏,却已厌倦了芳泽铅华的尘世,在他经历了人间苦辣、酸甜

的一番番历练之后,散尽家私,真地浪迹天涯,云游了。他未去参禅,不是泡妞,不是采风,游历名山大

川吟诗作画,是满怀对命运的无奈,撒手对梦幻的不懈追求,无牵无挂,色、空极致,精神境界得到最高

升华,去履历践约他短暂一生名副其实的绝鼎风流。

【其中之乐】

我不能不感激网易微博,是它解困支持了我,因置换了背景音乐——“好一个西泠”,喜不自胜,还是电

影香港版合唱原声带,我的文字才不显唐突、呆板,更近于贴切。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