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狡兔三窟

世间无大事,宇宙有微词

 
 
 

日志

 
 
关于我

心理与年龄正比,心灵与面貌一致,处世淡漠,秉性率直。城市气质,农村习惯。生来的严谨既厚道,玩世且刁钻。大海是我的最爱......

网易考拉推荐

最忆是江南  

2013-04-11 06:3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字/高维敬 朗诵/江舟
江南,我回来了。

一千年了。周遭世事沧桑变迁,喧哗或耳语中流传的故事再无法讲述得清,只有我对你千年未改的痴情轮回依旧!
这漫长而倏然掠过的岁月让我浮沉变幻,我却清晰地记着你娇美的容颜。
我人世的留连执著只是因为你,你的笑语仍在我记忆的时空中婉转回旋。
江南,你还记得那个总爱在腰间带一把剑的孤傲少年吗?那时的我,自以为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不屑沉溺于小儿女的温情。可当我从风沙飞扬的地方来到江南,杨柳春风里,翠径花台,红袖满楼,软语巧笑,蝶舞莺啼,处处迷人心眼,竟软化了我的傲慢啊。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我怎能抵挡的住你风情万种的美丽,终究沉醉在这缠绵旖旎的温柔乡里!
人不风流枉少年,那时的我毕竟是个少年人啊!
春风又绿,杨柳风依旧柔媚撩人,正是江南好风景!多想再同你相拥游走在这无边的风月里,可我彳亍的脚步再也找不你曾殷殷守望的渡口。
你在哪里啊?这一千年里,年年春天我都回来找你。我已找遍了江南。
每每会在一砖一瓦一桥一桨,水波流转或风过花落间,恍惚看到你的身影,仿佛仍能听到你欢快轻灵的哼唱,却怎么也法捕捉到你真实的踪迹。
我找不到你,你也一定认不出我了。我再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太久了,江南。
江南,为何你不再是我记忆里的模样啊。
梦里水乡,水已不再轻灵,欸乃的桨声搅动着比米酒还粘稠的河水。江南的水啊,你呼应着多少人午夜梦回时无法停歇的叹息。你为何不呼啸奔腾,总是这样缓慢流淌?你在迟疑什么?你在叹息什么?
太多花,太多水,眼花缭乱的色彩漾动里,看不明虚实,分不清究竟;水性的流淌中,绞碎了太多人多情的幻梦,终成镜花水月的虚幻。
江南,我曾以为你就是我的永远之国。
我在你杏花春雨的涤荡和杨柳春风的吹拂中,度过了我最美好的青春时光,在和你两情欢悦的依偎里,我写下了我最纯真最深情的痴恋啊。
可翠宇珠廉终究锁不住少年血脉里远大志向的激荡。
越来越渴望回到北风吹来的地方啊,回到那有风沙也有烈酒的地方。江南粘粘细米酿出的酒太甜太腻,太软了,不能振奋我,只会浇息少年人壮志雄心,消磨了风发的意气。我沉迷得太久了。
去策马杀敌,去建功立业吧!
我还在犹疑不知如何开口,善解人意的你已经明白,离别终究来临了。
没有你,我的灵魂再踏实不下来。你一定不知道,我怎样刻骨蚀心地想你。凄风苦雨里怎样在炉火中寻找你的温润,午夜梦回时怎样将窗棂间的树影读成你。总幻觉着在某一个瞬间捕捉到你的声息,想象着你会在一个时刻来到我面前,轻灵美丽,笑语嫣然。我怎能不时刻等待,准备张开双臂拥你入怀。
你在我心里。而我,在天涯。
你也曾一年年地来到我们离别的桥边,长久而无声地向路上张望。我应承下的,等桥边的那棵桃树长到驿亭檐角,花开满树的时候,我会回来接你。
只有江南的春雨年年如约而来,一样细细飘洒。雨丝温柔的滋润下,桃花也年年自在地盛开,那个佩剑少年却再也没有出现。路上越来越热闹了,你却越来越寂寞。
春雨,桃花,这些江南的精灵啊,装点着小桥流水的欢娱,滋生着老砖古瓦的生机,却凋零了你小小的欢乐。
江南,我并没有背弃我们的誓言啊!
我以为我可以在完结了少年的抱负后再志得意满的回来找你,年少轻狂的我如何想到,这世事不在我的掌握中啊。我万丈的豪情成全不了自己的命运,一腔热血只能被北风无情的吹冷。
鬓染微霜,少年已老。腰间的长剑已经锈蚀。
回首一路萧瑟,才发觉自己如此孤寂无依。
江南,我还能重回到你的温情里吗?
一年一年,你用枝芽的萌生,柳絮的飞扬提示我:春天了,还记得江南在等你吗?
精巧的园林还是太压抑了。窄小的亭台封锁了深深的寂寞,却锁不住你日渐无望的哀愁。等待经年,终于也荒芜了你日日夜夜的期盼。
江南,我来得太晚了。我在亭台楼阁古镇乡村穿梭,在桃花流水间一一辨认,那令我神迷的容颜始终没有出现。春风恣意春花烂漫,唯独我一怀愁绪。我不敢呼喊,内心的虚怯 让我惶恐烦乱。我在杨柳春风中迟疑。
哪个是我牵你手跑过时碰落的一枝?哪间是我们缱绻达旦燃尽红烛的卧榻?
说好了,我本应是那个掀起你红盖头的人啊!
你究竟在哪里啊?
我是那个最疼你又背离你的人啊!
一千年了,你还负气恨我吗?还耿耿于怀不肯原谅我吗?
我辜负了你如水的柔情,毁了你的年少春闺。竟让我用千年的时光来懊悔啊!
可一千年的懊悔也换不回你青春的美丽啊!江南,我如何可以在现实中辨认过往的故事,我能相信那些断片残简吗?那些零星散落风蚀锈腐的旧物如何能拼回一段真实的记忆?你只是一个美丽忧伤的梦吗?梦断人杳,让我伤断肝肠。江南啊能找回你的明丽,谁能改写那些哀伤的故事,谁能让往事重来,谁能追回我们虚掷的时光,弥补我们的过失,重新圆满我们年少轻狂中错过的美好?
我在无尽的追悔里终于读懂了你殷殷等待的忧伤,我在痛彻骨髓的孤独里终于听清了你深深的叹息。
没人会在意我了。
我终是个无根的人!
我是个永远的异乡人啊。
江南,我真的再也找不到你了吗?
当年的那个佩剑少年不会知道,他轻轻在你耳边诉说的一句话,竟要用他的生生世世来兑现。
无论怎样,我洗去铅华,扫净心尘,终于可以在晚来的追悔里恪守与你的诺言。
江南,我再不会背离你。我会和杏花烟雨一起,年年回来,等待你的美丽在某一个春天重又浮现。
江南,我对你的爱因了这追悔和等待而成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