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狡兔三窟

世间无大事,宇宙有微词

 
 
 

日志

 
 
关于我

心理与年龄正比,心灵与面貌一致,处世淡漠,秉性率直。城市气质,农村习惯。生来的严谨既厚道,玩世且刁钻。大海是我的最爱......

网易考拉推荐

海滩情爱  

2013-08-25 10:1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电话里欣然告知,同事给了两张票,那英率团队天津国际时尚沙滩音乐节中国好声音唱响滨海,约

我去听。我表示要去,出动一家子,年轻人去享受会场音乐,花甲人海滩守老营。

就这样决定,孩子没下班,第二天的准备工作,当即开始。

我先儿童房里搜寻夜晚沙滩可以御寒的布匹,一块已经下过水,还没来得及下剪子的湖蓝淡雅准备做连

衣裙的纯棉绸,因为老板认为我识货,又因我全部包圆,价格压得最低,差不多两丈长的未裁料子,先

派一次海滩用场,关键时刻,哪怕撕开,给该用的人披上。这回,阳伞一定带够,人手一把,不止为遮

阳,夏末初秋孩儿面没准的天,随时接受老天赐予的怪天气。还有带够好几口人的食物,面包火腿,牛

奶,酸奶,苹果梨,连“练牙口”的胡萝卜洗好一掐子,茶几上的山核桃,果丹皮,浪味鲜,鼓囊囊装

了两大口袋,一应俱全。

临出发,女儿同事打来电话,说她手里又一张富裕票,原约好的朋友能开车的不去了,我们已经开车上

路,马上掉头转去,再启动一部车,否则,一辆车六人装不下。

两辆红色别克,打着双闪,摆开团队阵势,天津大道疾驶。其实时间尚早,大太阳还高高悬在头顶,地

上已经在东疆海岸一趟公路两溜儿排满,怎么形容今天海滩人多车多呢?警察们一副副冷冰冰的面孔没

丝毫通融,我们的车一直开到西向尽头,才有机会把车挤进去。

换上拖鞋准备淌水的我随同女儿一行人,携带了必需品往回徒步十里,去找进入沙滩的进出口。

我善体察民情,在车里听给票的丫头说,以为海岸有海鲜,留着肚子,中午只喝了一碗粥,想这一米七

七,虾米腰大长腿的姑娘,已经不胜脚力,我把来时才买的铁铲捞螃蟹的小桶倒倒手,边问边已经把面

包、香肠、牛奶等一股脑掏出来,递她,那丫头早饿急了,不客气,狼吞虎咽,把她爹看得白冷眼。

五张票,六个人,怎么摆布,女儿在滩涂干燥处铺一张简易床,爱人咋舌:“你们真行,搬家呀!”大

床单,隔潮布,大披肩,弄了一地,大家争抢着去躺,都很仁义,要主动做守营,看家当。

因为孩子们知道她爸爸欣赏那英,最后禅让“发懒”大男孩,抢到了留守名额,这样,老伴要做机动替

班,先持票会场溜达一圈儿。女儿一把扯上我,赶忙人海里去追,怕老家伙不知深浅强撼的音响伤害到

她爹的心脏。

我趿拉着拖鞋被女儿拽着,她说,可不能再把你丢了,这么大海滩,这么好几万人,你一分没带,手机

没有。。。。。于刚退潮的沙滩急匆匆咯吱咯吱走着,吓一跳,脚底下猛丁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低头

一看,惊叫:“一条海鱼被海浪推上岸,搁浅”。这条鱼二尺多长滚圆的浑身肉,还微弱喘着气息,比

孩子个都大,少说七八斤。人们急着赶场,竟没一个人肯理会。

急着找要找的人,我和孩子四只眼在沙滩在人海里搜寻,突然我大声呼喊,从地上爬起来去追,从人群

里将他拉住,女儿笑:妈,你眼睛真尖,这可是东疆海岸,海里捞针,几万人的音乐广场,又黑夜,这

可就是灵感,两口子,信息相通啊!被我一把薅住的老伴感慨: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这种形容,一点不差。

今天农历七月十八,是海水涨潮落潮最勤时分,女儿说每当这样的时节,海水一天两涨两落,因为海潮

来势迅猛,上次我栖身的那个救生亭,已经淹没在海水里,岸边原来撑起的遮阳伞都闭合起来,连下

面的茶座躺椅都空无一人,缆绳起的天然游泳池里几乎也是空的,人们不知道涨潮后海水深浅,都帐

篷支出好远,等待着天黑,音乐节开场。

我和女儿不安分,挽起裤脚,拿起铁铲小桶找螃蟹,螃蟹一个不见,捞起两桶水母,那水母被海浪推到

岸边,透明的碗口大的漂浮物,被小桶一截成了战利品,我们拿至货亭让知情人辨认,这就是水母,也

就是海蜇,很厉害的一种海洋生物,蜇起人来,甚至要命的。这些要命的玩意也可怜,它们身不由己被

涨潮的浪头打在岸上,离开水马上死亡,海岸临界的那道最柔软的十米宽的垄起细沙带,滞留下来的水

母的尸体就像一个个无色透明大果冻,既可怕,又恶心。

音乐会的入场券因差一张,惦着场外沙滩还有一个孤独的留守,我们台下听罢那英的三首歌,便撤。人

分三流等级,那英第一首还没结尾,西海岸几里远的霓虹广厦放起礼花,第三首《征服》刚刚落音,又

是一片雷鸣闪电,礼花弹嚎叫着升空,海面上映照出一方红彤彤世界,贼亮的探照灯光柱在天空交叉打

架,我感慨:这才叫看人下菜碟,女儿解释:这就是因人而异,社会为功者喝彩,人家那英是音乐导

师。

享受了大腕演唱,避开喧嚣,我们去沙滩回大本营汇合,大家静躺在细软的沙滩上,等分开活动需一车

回的那爷们俩。

我真地想在海滩上忘情横竖打滚儿,女儿掏出手机与姐姐对话,北京大妮说,正准备睡觉,丫头说:我

们也在睡觉,不过是躺在沙滩上,听着东面的滨海音乐,枕着南岸的海涛,仰望着浩瀚的星空,爸爸妈

妈都在身边。。。。。小闺女假意采访,爱人说:感觉很美,很惬意,我哈哈大笑:“海风吹得我心

神怡,我不走了,我要看明天涨潮,看海上日出。”

编者按:真贪玩。

我先去看海上明月,海水退潮真快,饭前饭后才几个小时,海水退去六七十米,而且还在退。海岸斜坡

的沟壑还哗哗淌着水流,我干脆脚去踩,趁大家不注意,又溜回海边,借着远处大舞台的灯光,借助

分会场的探照灯,观夜潮——海岸停泊了几艘木船,横截水域的一道栈桥上人已经稀少,头黑我和女儿

踩过,忽忽悠悠,走到江心,若不是两个救生挡,我俩会走到栈桥与海水衔接最深处。

海上还有巡逻艇不时掠过,巨浪遂起,站在已经凉脚的海里,那浪头湍急,一浪紧似一浪。后来我独自

登上救生亭,那里有一把藤椅,因为刚才躺在沙滩,总看到对面一团雾气,像传说里的幽灵,我爬上亭

台看个究竟,也是女儿事先提醒,那哪里是雾气,是月亮的一谢银辉,投影在海面上。

我在望江亭坐定,远望火树银花不夜天,正对了缺了少半块鸡蛋黄样儿的隐在淡云里的月儿,沉思。突

然,听到孩子喊妈妈,他们找我半天了,以为我又私自下海,探秘了。

女儿打着手机一线光亮,她在挖贝壳,不,活的,蛤蜊;不远干燥地躺着两个男士;我被他们搅乱了沉

思,埋怨一声,又登高,坐在了与月亮对酌的台里。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