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狡兔三窟

世间无大事,宇宙有微词

 
 
 

日志

 
 
关于我

心理与年龄正比,心灵与面貌一致,处世淡漠,秉性率直。城市气质,农村习惯。生来的严谨既厚道,玩世且刁钻。大海是我的最爱......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曾经见过  

2014-04-29 16:1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сестра 姐姐                                      Самолёт飞机

брат 哥哥                                           школа学校

бабушка祖母                                     мел粉笔

дедушка祖父                                     xopошo                                                            

спасибо谢谢                                      плохо不好               

товарищи同志                                   не不  нет   不是

учитель老师                                    да 是  я 

Здравствуйте你好                           ещё还 还有

до свиданияне再见пока                Воскресенье星期天     

这一组单词,就像我的朋友,以稀为贵,久违多年,赶快翻找出来记在上,不然,连你们也认不得了。心血来潮,想起当年学习外语。搜肠刮肚,还能记起几个单词,就因为这十来个基础词汇,骄傲,我们曾经相识。

其间省略了最简单的两个词汇,可能爸爸妈妈音译而来,读法就是这四个字,写法即是汉语拼音,只不过讲究点格式,样子更洋气一点。。。。。。(爸爸пáпа) 

整整半个世纪。五十年前我被北京灯市口女中录取,那年正赶上北京女十二中分家,初中部搬入灯市口接近西口的有教堂的楼群里,学校再西,挨着大使馆,对面是全国妇联,妇联东邻是燕山越剧社,学校丁字街走顶了,那趟南北街拐弯就是东单,王府井。。。据说校址的前身是玉瑛女子中学,历史久远,校舍除了后院最深处新建了两排宽敞的十个班的起脊新教室,容纳我们新生,从女十二中迁过来的学姐们都分布在欧式二层楼上学习,印象,学校洋楼最高不过三层,那里是教研室并图书馆,文化革命折腾老师的时候,政治老师修一”熬不住,是从三层楼坠楼自杀的。

学校礼堂很大,坐北朝南,上面有十字架,前面空场是操场,被一圈低矮松柏枝环绕,每天学生们都要围着操场在树丛里跑圈,四百米一圈,给体育委员报数。礼堂不只周末校会,中央排满绛紫长条木椅,与高大的空间匹配,显得凝重。其实,每天礼堂厚重的门大敞开,大课间或放学后排队在这里打球,标准的乒乓球案在礼堂柱子两侧十面排列,这还不够使呢!我就是乒乓球爱好者。

音乐教室在礼堂地下室,那里隔音,棕红的钢琴是三角的,程韵老师是我们的音乐老师,她一头卷发,高个子,圆圆脸,白白的,喜欢引领我们唱二声部,一刀裁,从我的这半边分开,诶?她怎么知道我该唱高音!那时,我们反复演唱的歌曲《太行山上》,嚎得好过瘾。

外语的问题,很失落,不知什么缘故,新生十个班,七个班学英语,从八班至后,学俄文,又刚好被我赶上。我倒没什么,很多家长因中苏关系破裂,又是小语种,来校反映,提出责难,但无济于事,我还是学了。

估计是亏欠我们的缘故,初中不过两个年头的外语课,师资很强,三任老师教过我们。首任是中青年女老师,也留着卷发,颧骨上布满雀斑,但并不影响美感,记得最清楚的是第一堂教我们发音,有教养与耐心的她要面对全班五十个学生,每一桌一桌地脸对脸地示范,舌头利索的,一下通过,我便是其中之一,如果老师欣赏,我的舌头可以颤好大一会儿。令我笑出声的是,我旁桌的胖丫头,她舌头不打弯,老师在她那耽误工夫最长,最后,我瞥见,胖妞刘书元喷了老师一脸的吐沫,哦!我明白了,听说女孩若是被人脸上啐吐沫,肯定长雀斑,看来,不是谣传,此话不假。

初一下半学期换了老师,年轻的,叫祖嘉,特别时髦的那个,皮肤不算白,五官很精巧,个子瘦小,性格外向,爱同学生交流,那时我们周末义务劳动定点在地坛公园,师生为公园的苗圃拔草松土,祖嘉老师总喜欢跟我们混在一起,手里提一个上大下小的小铁桶,头上的卷发用丝巾从前往后向下兜起来,俄罗斯式的,让我想起苏联吉普姑娘。

初二开课,老师又换了,是个男老师,我真记不起他的姓氏,清楚记得他的音容:高高的个儿、略含胸的肩,皮肤黯淡,眉毛向两侧稍垂,女生面前谦恭羞涩,然女孩子们不客气,起绰号,背地喊他吊死鬼,不过,我不这样同流合污,老师嘛,应该尊重。

想起来了,他姓武,每次上课,他讲台上都放一张点名卡,可能是他不肯与同学对视的缘故,很难记住大家的名字,就连他的外语课代表郭悦文也是一样,照着名单的座次钦点。他有个口头语:夜宵~~~拉丝~~,再来一遍的意思。说实在的,武老师的口语很好,据说,他是北外的高材生。

我外语学得还行,字母描摩得挺漂亮,让我们背的单词,应该的都能背的过,那个时代,课本上的字母单词,不外乎最基础的上述一类,造句也很配合形式,“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仍在五十年后的今天,脱口一秀。

我的初中要好的同学之一,郭悦文,除了学习好,品貌兼优。她们一家四口,得天独厚,爸爸是翻译,妈妈英语老师,姐姐女二中的尖子生,她家业余时间,基本用外语交流。可惜,这样的好胚子也耽误了,那长相被我勾勒成《青春之歌》王小燕的郭,出身不是最红,虽留在了京城,在一家街道缝纫厂当会计,我觉得,她俄语课上流畅的通篇朗诵,也白瞎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