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狡兔三窟

世间无大事,宇宙有微词

 
 
 

日志

 
 
关于我

心理与年龄正比,心灵与面貌一致,处世淡漠,秉性率直。城市气质,农村习惯。生来的严谨既厚道,玩世且刁钻。大海是我的最爱......

网易考拉推荐

村里的名人轶事  

2016-11-04 14:3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送寒衣、上坟烧纸的日子,同往常一样,爱人开车送我到雷家庄。
下了车正待往胡同里走,远远看见一个我印象里很深的人,他是在我十七岁下乡,一个生产队里干活的人。他不姓张,也不姓雷,而是雷家庄村姓氏笔画多而实际人丁少老辈儿够得上富农的寥寥无几的这么几号(大喘气!)。
一拨是每天晚上到凤婶子家走熟道串门子讲笑话的那几大员,因为我在婶子家寄住,自家吃过饭后到婶子家睡觉,那张大土炕婶子在炕沿儿,我临窗睡在里面,因为华一堂
叔伯叔就是个宝贝,慢条斯理,满肚子的杂碎,人气很旺,所以二队看场的活归他,一年三百六十天挣全工分,日子混得不错,美中不足的是,有取自有舍,婶子寂寞,刚好我一个姑娘家还没有合适的居所,婶子一辈子没生闺女主动把我邀了去,这叫两全其美,我即有了安身地,婶子也有了作伴人。
每天雷打不动晚饭后的侃大山是在西里间煤油灯下,我蜷缩在炕角的黑灯影里,静静地听,婶子是我的保护神,紧挨在身边。
印象最深的是农村里学普通话,队长是个一米八靠上的弯腰大虾米大家叫他耀子,他朝着我的角落学城里人;你什么时候来的呀?“昨儿晚上”—— 坐到碗上,我被他逗得捂着嘴笑。我越笑,他们越逗,另一个说,四清工作队进村,阶级斗争有了苗头,但就有个天不怕地不怕,四清干部问他:你什么成分?“粪筐盛粪”,成了話把儿。
叔叔也讲一些经典,讲老侯家的大学生,那是个小精豆子,是一群淘气包儿里的统帅,最常说的段子是那群坏小子整治老师的故事。老学究是个大近视,瓶子底儿似的眼镜,因为教学严厉,被孩子恨之入骨。亏那孩子想得出,在教室的门上安上暗道机关,待老师上课铃响进门出丑,老师推门一进,门上的碎粉笔、板擦哗啦一声,全都砸在了老师头上,引来课堂一片哄笑,这些坏枣儿却装作没事人,背手笔直端坐.......更甚者因为被老师罚站进行报复,老师年岁大了,蹲茅厕不便,所以为协助其身,坑儿前竖了一根木橛,还是这小子,他怂恿同伴们把橛子拔下来,单摆浮搁在原地,老师哪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儿,解完了手,准备起身,一揽那橛子,不好了,一下子跌到茅坑里。
事情的结果,恶性循环:教鞭一顿,门外罚站。
我这个弯儿拐得够大,因为说今天遇到坏枣儿的堂兄弟,想起了侯家子弟的出头,那淘气包上了名牌大学,在我下乡的时候已经在北京成家立业,有了造就后程。但我所说的大我一岁的傻爱庆,全村都知道他傻得不识数,就有一把傻力气,一辈子光棍儿一根胎,当时这小光棍儿挣大工分,盖房和泥,拉车驾辕,使牲口赶大车,无所不能,谁干活和他分到一块,谁不省工省力。说来他现在也老了,我离得老远喊着他的名字,瘦瘦的略微有些驼的人歪了头在找,我凑近了他问:还认得我么?认得!大君!”我发自内心开怀地笑,在笑:相隔两年不到半个世纪老的不成样子的,傻子还认得!认得,认得,一百里地外,我也认得”
又一个想不到,傻了一辈子的人,也会开玩笑。
村里的名人我们二队的雷正行(hang)当时算是官二代,他父亲是晚上串门,白天给我们派活的二队队长。为啥想起正行,因为我们同龄。我这位同龄人,一米八的高个,黄白净子长圆脸,见了人只会呵呵笑,听得懂别人对他的称呼,我就动不动有事没事儿地喊他几声,探究一下懵懂人的反应,他还算友好,咧着嘴,伸着脖儿,眯着眼,冲着我笑。
正行有个爱好,喜欢敲钟,他爹就在自家墙头枣树上拴了一只小钟,每天三顿饭,开饭前哐啷哐啷敲一顿,这钟鼓点儿很准,不容易与分粮食,干活集合号混淆,因为听惯了的缘故。
正行也挣工分,我下乡的那些年,村里盖标准房,我们是六六年隆尧地震的重灾区,我下乡时还经常经历余震,先听到屋顶由远至近的击鼓声,之后,感觉屋子在晃,在那没有电灯的时代,晚上站在栅栏门的院子里,时而看到南面地平线突闪的地光,蓝色的,神秘与耀眼。
说这么多,是为盖房做铺垫,我下乡真正干活的两年,除了专职在大队写标语,冬季两个月排样板戏,其余时间,挖沟,平地,搬砖盖房,后来当老师,成为灵魂工程师,值得炫耀的是,我姑娘家家的,出、装过窑,挣的是大工分。雷正行却不是,官二代做些力所能及的,他与我搬砖不同,傻高的个子,猫腰搬几块也没人粘牙,谁能跟不健全的人吃醋争风。
每年几个节气回家烧纸,几乎都能碰见正行放羊,他戴一顶藏蓝色雷锋,这古董的行头令我怀旧我不再像过去样跟他打招呼,看得出他也有了年纪,不幸的人生能活这大年纪,已经不容易,别再拿人家开涮。
今年十月一上坟,路过果木园,放羊人出没的地方,没有见到官二代。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